国家生猪核心育种场    |    河南省猪伪狂犬病净化示范场

欢迎访问“河南省新大牧业股份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0371-86055555
公司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瑞达路与迎春街交叉口总部企业基地99号楼

详情关注:

Copyright © 2017 河南省新大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豫ICP备1703417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生猪产业链       |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销售热线:0371-86055555
公司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瑞达路与迎春街交叉口总部企业基地99号楼

分享到:

 

Copyright © 2017 河南省新大牧业股份有限公司         豫ICP备1703417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郑州

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
新大直播间

刘德武:非洲猪瘟下的一些思考

【摘要】:
非洲猪瘟形势下,生猪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量猪场退出,龙头企业积极布局,外行企业纷纷涌入,进军养猪业……清场、复产、扩产、保供给成为今年养猪行业的关键词。

  非洲猪瘟形势下,生猪产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量猪场退出,龙头企业积极布局,外行企业纷纷涌入,进军养猪业……清场、复产、扩产、保供给成为今年养猪行业的关键词。

  非洲猪瘟,迫使我们进行反思。生产管理上有哪些重点?生物安全上有哪些漏洞?做到哪种程度才算合适?各类型企业如何定义自我在产业链上的位置?企业怎样才能生存和发展?

  近期,笔者就相关问题专访了华南农业大学动物科学学院刘德武教授。

  生猪生产管理,要主抓两项工作

非洲猪瘟之下,生猪生产如何管理?刘德武教授指出,非洲猪瘟等重大疫病的防控仍是重中之中,但同时不能忽略基础工作。

 

  一要优化卫生防疫工作。大部分猪场对此都已经有全面、深度的认知,但仍要着重做好猪场周边与内部生物安全的防控以及猪场内部的定期检测。定期检测包括关键疫病的病原检测、抗体水平检测,消毒效果评估检测等。

  另外,他指出,适度规模的猪场宜采用全封闭式管理。相较于开放式管理,全封闭式管理能更有效地把控消毒效果与切断病原的传播途径。

  目前也观察到这样一种现象,一些散养在公路边的猪只在非洲猪瘟的大环境下依旧安然无恙。刘德武教授认为,可能是其环境全面的通风,刚好没接触到病毒,也可能是一些未了解的因素。但“这属于‘特殊个例’”。他强调,特殊的个例不能作为经验来指导生猪产业的大生产,尤其是在我国这种高密度的养殖环境之下。

  二要坚持科学饲养。其中包括挑选抵抗力强的生猪品种,提供均衡营养,日常管理标准化。

  非洲猪瘟传入我国后,在一定时期内,部分猪场因为不了解该病,导致日常管理和操作出现一定程度的变化,甚至紊乱。但有序的管理,是健康、高效养殖的基础。

  他强调,标准化的关键在于自上而下的思想统一,正确贯彻与执行的步调一致。尤为重要的是员工操作的标准化,减少员工素质差异对生产工作的影响。

  当前正处于行业恢复阶段,猪场应好好总结这一年多的经验得失,重构猪场作业指导,理顺日常管理和操作流程,复产增产工作才能更好地开展。

  反思生物安全,我们要做到哪个程度?

生物安全方面,在巨大的非洲猪瘟防控压力下,很多养户坚信做总比不做好,部分猪场难免出现一些过度的做法。刘德武教授表示,猪场环境并非真空,外源微生物总会进入猪场,绝对的干净是不存在。一些过度的措施,实则是在不断地打破猪场微生态平衡,与此同时猪场又需不断地建立新的平衡,再不断去地去适应。

 

  对此,我们需要反思,这样的环境是否就是一个所谓好的环境?猪群状态是否会更健康?猪场就不会感染病毒?人的环境又会有哪些影响?

  至于要做到哪个程度,期间如何取舍,需要思考哪一些“指标”能进行评估。对此,刘德武教授表示,当前各大猪场的措施存在差异,指标的确立需要总结当前的现象规律,获取各大猪场有效做法的“最大公约数”,再具体结合自身情况来调整。

  其中,结合自身猪场情况非常重要。每一个猪场的地理位置,猪舍结构和人员管理等都不同。其他猪场的成功经验,并不一定适合自己猪场,关键在于管理者对“他人经验”的理解程度,融合到自己猪场的生产管理。

  非洲猪瘟时代,养殖模式有何改变?

非洲猪瘟时代,清场、复产、扩产、再/新布局等生产形态交杂,在复杂的大环境下,生猪养殖形势如何发展?

 

  刘德武教授从养殖规模进行分析。他指出,散养户由于养殖技术水平的限制,以及对周边资源、环境、卫生等管控能力的不足,养殖风险相对较大;家庭农场以适度规模、适度集约、标准化和商品化为发展方向,规模企业则以高新技术水平、全面组织管控、发展潜力大等优势特征为引领。从这个角度看,未来生猪养殖发展的主流或更多偏向于家庭农场与规模企业。

  另外,他还强调,无论是散户、家庭农场还是规模企业,都需要“适度规模”。当前猪价高涨,市场机会大,但同时也要看到风险。所谓“适度规模”,就是要根据自己的资金、土地和技术资源等进行投资,并决定养殖规模和模式。在容量上,适度规模应更着重于“单体规模”,集团或公司总的养殖量可以大,但具体到一个单体猪场应该考虑“适度”,因地制宜匹配相应的资源与技术,践行健康养殖。

  育肥猪种用 跨行养猪——特殊时期的特别现象

非洲猪瘟催生了超级猪周期,也促发了某些特别现象。

 

  当前,猪源紧缺,市场上出现育肥猪种用等现象。刘德武教授指出,从长期发展来看,行业务必要坚持育种工作。他强调,一定要重视“种”是根本的理念。对此他呼吁育种场、原种场等种业企业承担更多的行业与社会责任,坚持开展种猪选育工作,提升核心种源自给率,提高种猪供应能力,同时保护好土猪遗传资源。

  猪价高涨,龙头企业积极布局,不少非专业人士跃跃欲试。刘德武教授指出,当前猪价高涨主要是供求变化引起,这是一种暂时性的变化,行业始终会恢复的。

  “养猪需要门槛。”他认为除了土地和资金,最为重要的还是技术。由缺少科学的管理饲养技术和正确卫生防疫理念的人员来养猪,一方面,对养殖者自身来说存在很大风险;另一方面,应正确引导新入行的养猪人。因为猪价高涨,可能会有较多“外行”包括投资机构、投资人进入到养猪行业。“外行”养猪,是对养猪行业的支持和补充,但同时他们需要技术等引导与合作,才能真正发挥价值。

  组织模式应升级——需领头企业以社会责任来凝聚

整体行业的大幅震荡,让各类型企业重新寻找或定义自我在产业链上的位置,探索着生存与发展的机会。刘德武教授认为,“抱团发展”是一种发展方向,类似于早期合作社互助组,在可控的物理界限定范围内,统一战线,专业化分工。

 

  他指出,组织形式的组建并不简单,重点需要领头企业具有切实的社会责任感。企业要避免因短期利益而构建结构松散的组织,只为了产品利益而黏合,在产品上添加多类型的服务并非实质意义上的合作互助,这只是一种服务形式的创新。

  换言之,组织规模升级可以说是现阶段联防联控的升级,鼓励具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领头,寻找真正复产成功的模式,共同构建利益共同体。

  来源:养猪信息网 彭智毅 王丽珍